保健资讯

搜索:

当前位置:沈阳上门按摩 > 保健资讯 >

我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着看着那盘子从热气腾腾到最后凉到彻底

  如果他什么也没有,你还会爱他吗?
 
  不会!我回答同事这个问题的声音很大,于是站在8楼楼梯口的蟹壳默默的走掉了,我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他离开,然后翻开档案本开始准备整理今天的会议记录。
 
  两天前,蟹壳走到我的面前,他的一脸疲倦写在脸上,他问我,倦倦,我的创业计划泡汤了,我可不可以窝在你身边吃两天软饭?我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又抱了抱他,我说好,随时欢迎你来。
 
  那个下午,我第一次下厨,笨手笨脚的做了四个菜,他像饿极了的样子,一口气吃了很多很多。吃完了他就去睡,睡在沙发上,像个猪,发出均匀的呼吸。我走过去,把他盖在身上的毯子扯掉了,他仍然没有醒过来,然后我去上班,他什么时候醒来,我不知道。
 
  他的名字很不好听,叫元小伟。他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很坚强很用功的样子,可他不是圣人,我知道他也有他最柔软的一面,那个瞬间我想起了蟹壳,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这么叫他。当我们有一点点闲钱的时候,我很闹腾的糟蹋了很多小螃蟹。每只蒸熟了的小螃蟹我只吃最精华的那一部分,他替我扫尾,在我蜷在沙发上睡过一觉的时候,他还在津津有味的啃食螃蟹的腿,把那些翻转过来的蟹壳还在桌子上晃动着,有一点点的不安分。我眯起眼睛看着看着就笑了。
 
  可是现在,他要吃软饭了,我没有拒绝他。却借着同事的口,用另一种方式对他说了NO。
 
  蟹壳有三天没有来找我。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三天后,他出现的时候依然垂头丧气。理所当然,辞去小公务员的职务兴冲冲的做点自己的小事业,习惯坐办公室读书看报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转换角色天天上门推销自己的新产品?他回来以后,我没有问他这三天去了哪里,好在菜市场还有鲜活的螃蟹出售,和以前一样,我买了一堆,洗干净以后,就把他们丢到电饭锅的蒸屉上蒸来蒸去。熟透了后我把它们伶到大盘子里,摆在他的面前。这一次我没有先动手,我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着,看着那盘子从热气腾腾到最后凉到彻底。
 
  然后蟹壳哭了,我看着他哭。
 
  他说我不习惯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好这一次后你就跑掉。
 
  我可以盛气凌人,我可以欺负他压迫他,可他很容易就非议我对他的好,我的蟹壳先生他真是贱啊。贱死了,贱得没法子再贱了。我说随你怎么想,这盘螃蟹你给我吃干净了。
 
  我用了命令的语气,蟹壳也开始听话了,他闷下头来吃,揭开大大的背壳,可以看到最美味的部分,他的声音听着很让人心酸,他挑一点,放在嘴里,含了半天,然后他说,原来蟹黄的味道这么美味。
 
  我看不下去了,也管不了他了,我得去闺蜜小艾家窝一宿。

上一篇:那是我心里最美丽最灿烂也最惆怅的初恋

下一篇:我也一样有过和你一样幸福的时刻可惜是那样的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