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丽人湾推拿养生会所涵盖了各项按摩护理技术、完善的技能培训与推拿产品、成功的管理经验与营销模式,誓将昆明上门推拿丽人湾发展成为推拿养生服务的知名品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昆明上门按摩 > 正文

只能说她的心是凉得彻底了些吧

 

作者:yang.qsban.info 人气:4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昆明男按摩师上门服务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听着那些伤人的话,她又能说,只能说她的心是凉得彻底了些吧。手机被缴了,没法向人倾述自己的衷肠,就连他也不再理会她了。她惆怅地沉默着,太多的话让她不知如何开口,绝对的猜忌的话语,想要得到安慰的安静,令她彻底心灰意冷。小清郁郁地进了屋,倒下就睡了,小妹静静地为她洗脚,这是她第一次为小清洗脚,小清想,这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吧。因为她决定了,心中苦笑了一下,便睡得如猪样的死沉。

时过恰巧凌晨整,小清好像特意留意了时间般,趁夜深玩游戏的小弟刚睡下近有半小时的时候就醒了,灯火依旧,她缓缓起了身,生怕惊醒身旁的弟妹俩人。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的荧屏发呆,内心不觉抽搐一下,心一横,她简略收拾了一些衣裳,一本文集,一本地理书,和着一支笔,又看了看床上的他们,在狭小的空间轻声迂回了几番,毅然走了!

于黑夜里行走,有些许的胆怯,不乏一丝眷恋。小清的脚步轻而快,她知道她必须离开,趁天明离开这个并不像家的家。她仰了仰头,黯淡的夜漆黑得令人心惊,周围也一片黑得狐魅,不远处不时传来几声蛙叫。安详的夜如此静谧,静得只能听到自己脚步的沙沙声。渐行渐远,她也不想再回头了。脑海里浮现的那些画面都是近日莫名的伤心话。

或许,她算好了自己会走,可千算万算还是没能算到半路会跑出一只大狼狗追着她嚎吠,她惊吓着,忐忑着,狂跑着,终于声音渐远渐息,小清才慢慢缓下了杂乱无章的步伐,大口喘着粗气,生怕窒息死去。胆战心惊,轱辘肠肠的她显然是因为赌气而晚饭没怎么吃,因而有些体力不支,接下来她的脚步慢下来了。走在这偌大的省市,心无目的地流走,仿若飘渺孤鸿,不知何去何从。是啊,说好了放下一切,又何必有太多的感叹呢。小清轻叹了一口气。每走一步,她就知道,离开的距离就拉得更大了,如铅般的心情总算有了些许释放。她紧紧捏了捏浅显的口袋的钱,两块八毛,这是她临走找到的唯一的零碎钱,现在的她没有太多的顾虑,她只希望走得越远越好。

前几日,小清一直拨他电话,他一直是通话中,她心里难受却仅仅想听听他的声音,有时候让她觉得他是在躲避着她的感觉都有了。他是她的老师,是她的自己口中一厢情愿的朋友,是她长这么大于其内心有其地位的倾听者,她喜欢他,说不出的感觉,她总是希望与他分享自己的快乐,接受自己的关心,喜欢问他自己不懂的问题,为她释疑。她太天真了,她没想到每个人其实都有每个人的圈子,只是偶尔会演一些不同的角色,她没想到她对他的联系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干扰。但是,他不和她解释,也不理会她,这也让她心中充满了愤满,她很失落,也很寒心,因为她对朋友的定义比谁都更重要。

她心灵难以得到平衡感,异常沉默了,仔细地听着小妹对她评价的“自私”,她在意了;一直天天的看着妈妈的脸色生活,她沉默了;总是默默盯着一个不负责的爸爸一直推拖的表情,她冷笑着;静静瞅着小弟的无关紧要的态度,并和着她们间的争执,她浅显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定。是的,自私的她不该出现在这里才对,笨拙的她不该是她的生的才对,长这么大的她还这么不知道自食其力,真是蠢;烦人的她简直就是个讨厌虫。小清的心如五味翻滚心海,拾不起的快乐,从此埋葬了。

也许,她的到来是一个错。天开始慢慢睁开了眼,从朦胧的灰暗到露出淡红的霞云,她第一次亲眼看见日出,心情舒畅了许多。不过,她饿了,远处是一处通向田园小道的路,她走下去,是几株枣树依傍在不是很清澈的河塘,枣树上挂满了并不饱满的枣子,青涩的生疏,但没法子,小清实在饿极了,看着她就更显饿了,她扯了几支枝桠,急急采了搓了搓衣就塞嘴里嚼起来了,吃了数来粒,因为长得高又是别家的树,小清简略采了数粒存在了背包里,便坐在了羊肠小道的旁边的空地,走了一夜的路,脚都磨出了一些水泡,松了松腿。

而后她瞥见了一下河塘,随后从包包拿出了地理书,她在寻找最近的地方,看着每个地名挨得这么近,她以为它们都不远,殊不知比例尺的力量,毕竟书本是不能和现实相比拼的。休息好了,小清整顿了下,去河塘把鞋边边粘的泥巴洗净,上路了。她想:向远离了家寻的好去处就去找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她自己从来没发现,这仅仅是她一味痴想的结果,何况她也没随身带上身份证!

快晌午了,太阳分外的炽热。小清咂了咂嘴,她希望能用嘴里的口水滋润嘴唇,可愈是这样愈是口干舌燥,小清只好向山里的一人家求来一口凉茶喝,但她毕竟是女孩。她是第一次离开家,对路并不熟悉,故怀着哪里有路就走哪的心态朝着上坡的那条宽敞的路走去,可是走了甚久,她才顿然发现这是一条没有路的路,是啊,没有路,她又该去何方可走了接下来的骄阳更是炙热难耐,小清走进了一丛树林,她坐在树底下小憩了会,不久她又拿了她长期收集的文集,反反复复盯了很久,此时的她有很多很多的感想,但却没有回家的念想。

静坐、发呆、冥想,她猜得到此时他们应该在满世界的寻找她了吧,急切的心情自然是会有的。可她自以为离开,就会改变一些人的态度和生活,但并非如此。一霎清风拂面,顿觉得格外清凉,她吃了几粒青枣,随手拿来白净的纸张和水笔,落了些字迹,还是没自始自终以一颗安然的心入笔,离开了就是离开了,没有争执,没有解释,没有告别,她的心突然就像悬在半空的物体,赤裸裸的躺着。她没有心思写文了,这是她没意料到的,原来她还是放不下,一个待了近二十年的村庄,因为那里有她熟悉的一切,只是,她开始选择了退出有关她的一切,却不知,她褪不去脑海中的记忆。她继续上了路,她不知道正在此时她的弟弟又一次因为她被车烟筒再次烫伤了腿;她不知因为她不辞而别他们连饭都没做没吃没喝;她不知小妹已经哭了近一天了。

兜转于省里绕了大半圈,依旧行在陌生的路口。路很多也很长,望着太阳朝着西边又走了一段,心里知道黑夜将该要来临,不会露宿街头吧?她心里冒着冷汗,暗想。饥渴交加的现状使她原本的念想有了一丝动摇。之前的那些零钱早已被她买水喝完了,迫于无奈,她去了路旁下的泥潭,里面的水被泥土照得有些恶心,可没有办法了,她干燥的手伸入了水里,解了肌肤上的一些燥热,她双手捧着会溜走的水低头不加思考便喝,她终于缓了体力。周围野草丰茂,绿树成荫,她会心看在了眼里,恍惚感觉自己连一株野草都不如。

拖着沉重的步伐,她意识浅浅,摇摇晃晃地走在了高速的路上,只见瞬间的呼啦的一声车就过了。漫无目的的走,她这时才发现没有目标的路是如此的令人心慌,带着迷茫,渐行渐远,突然,开始害怕起来了,她惊恐了,想回家了。可是,家却离她这么远,远到无法触碰的永远。她着急了,对,她要拦车回家,她站在了高速度的路中间,焦虑的表情连崩着一根弦,她顾不得回去之后的后果了,她、要回家!每每驶来的车都是那么靓眼,来得匆匆,去也匆匆,她迫切回家的心情已经升到嗓子眼上了,每当使来一车,她也不顾生死就直接正对着它,双手如同鸟儿的羽翅开展着,但每一辆车都不愿为她停留,一个急转的旋姿就开走了,仅留下她独自悔恨,以及对世态炎凉的失落独自徘徊在路旁。

正当她伤心欲绝的时候,她想起了老师讲失业一事一课时曾说过的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于是,她举着维艰的脚步折回曾路过的一处交警所,她略带哭腔言语涩涩的对着值班交警说:我是离家出走的,请帮我回家,好吗?几经查询,联系到了她父母,她静静坐在哪等待接回去,她饿了,交警给她买了些水和食物,暂解她的饥渴。

她一路沉默着,到家倒头就睡了,隐约听见他们的对话,视频里的大姐哭咽着询问着她的情况,里头的妈妈也连着幽咽的回答着。她清晰听到了小妹细小的哭泣声。而她。闭着眼清清楚楚的感受着这一切,心头如同有万根鱼刺卡着了般的难受,眼泪无声无息落入了我最熟悉的枕内。

还没睡醒,她被小弟拉起了床,她看着视频的大姐,沉默、还是沉默,对面的她像热锅的蚂蚁,急了,又是说,又是写,问着种种原因。她口不对心的细细的如同蚊子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的回答:困了。她因为在最渴的时候喝了买的冰冻的水,嗓子早沙哑了。她又睡去了,静静的听着小弟的责备睡了。再醒来时,妈妈已回家了,本以为会很高兴回家,可她并没有开心的笑,看着丰富的饭菜她却没胃口。夜深的时候,她打开了空间,有他们的寻人留言,给她更深印象的是小弟的空间今天发了一条说说:家,才是最终的归宿!是啊,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她现在才发现。

没有到不了的明天,她听了听几所喜欢的歌曲,看着熟睡的他们,她悄悄关了灯又睡了,第二天,她照常是第一个先起来的,因为没找到钥匙,便在屋内鼓捣了半天,她的思绪还是忧伤的,因为所经历的一切,那么真是,真实得让她害怕。更重要的是彻底打破了她对现实的幻想和自恋,从骨感的社会里认识到自己。小弟醒了,她问他钥匙,他说:被妈带走了。此时,她真的被镇住了。


本文网址:http://www.yanganmo.cn/sysman/1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