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丽人湾推拿养生会所涵盖了各项按摩护理技术、完善的技能培训与推拿产品、成功的管理经验与营销模式,誓将昆明上门推拿丽人湾发展成为推拿养生服务的知名品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昆明上门按摩 > 正文

童年的栗素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着

 

作者: 人气:2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栗素一个人来到山崖,哀戚的样子让人楚楚堪怜,她愤恨地看着谷底那棵不开花的树,又略带深情。

  栗素本是富家千金,不顾家人反对坚决地和韩川在一起,她相信执着的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然而上帝并没有一直将好运搁置在她身上,栗总公司遭奸人所害,一夜之间,负债连连,身边所谓的朋友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备受打击的栗素颓丧的倾躺在沙发上,见父母满眼希望地看着她,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竺峰一直对栗素情有独钟,他的家境跟栗素正是门当户对,这个公认的女婿却怎么也过不了栗素这关,她知道,她爱的人是韩川,无论如何,她都要嫁给他。

  当父母跪在她面前恳求她嫁给竺峰时,她默无声息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掉眼泪,一边回忆着和韩川的点点滴滴。她恨,恨自己没有身在普通的家庭,才会现在变成商业的交换品。她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有沉默,沉默,在沉默中窒息,在沉默中溺亡。

  第二天,她化好了浓妆,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以单身的名义去见韩川了,所有的情愫变成了刀子,一刀一刀地致她于死地。

  在那个山崖上,出现了栗素迷人的笑脸,那个美丽的她还是没有消失,她和韩川看着谷底的树,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为什么谷底的树不开花呢?”

  童年的栗素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着。

  “苯蛋,没有阳光怎么可能开花呢!”

  “我相信它一定会开花的!”栗素坚定不谕地说着:“就像我们。”

  韩川看着她,只是傻傻地笑了…

  而如今,栗素也终于对自己的天真感到可笑,现在她才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韩川一呀牙,抱紧了她,深情地说着:“栗素,不要嫁给他,我决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伯父把债还了。”

  栗素肆无忌惮地哭了,她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被他的话感动,她,相信他…

  栗素一直在父母面前拖延时间,她始终不肯放弃心中的爱情,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

  父母已经没有耐心等了,只狠狠地甩出几句话:“都几天了,那小子一点消息都没有,孩子,别傻了好吗?估计人家见你没钱,早跑了!”

  “不可能。”栗素委屈的轻声说着:“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那你打他电话,看他还敢接吗?”

  栗素颤抖的手急忙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过了很久,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碎成两半,心碎的声音,也在空旷的世界来回激荡着。那是献给爱情最后的奠曲。栗素的唯一希望灭了,顷刻之间,她好像成熟了许多,脸上再也没有了天真的笑容。

  华丽的殿堂上,婚礼进行曲重复的响着,一遍又一遍。窗外的叶子还在落着,一片又一片。栗素穿着白色的婚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可是她梦中的婚礼,只是梦中却成了永远的梦。

  仿佛一切都是浮云,一切经风雨洗礼后又归于宁静,栗素一个人站在山崖上,她告诉自己,什么都回不去了…

  故事的主角是韩川没错,韩川深爱着栗素没错,错的是命运。

  栗素不会知道,韩川为了快速赚钱,选择了犯罪之路,在贩卖毒品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结局,他害怕栗素知道,更害怕牵连到她,于是毁掉手机,委托朋友把钱匿名转给栗素,然后在警察面前自杀了,死之前告诉朋友,一定要以亲人的身份领回尸体,然后火化了,将骨灰撒在骨底,他要用灵魂去灼热那些树,让栗素看到万世花开。

  可笑的是他的朋友早拿着钱销声匿迹了。

  栗素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她紧握着手中的戒指,那些树终究没有开花,阳光到达不了的地方没有天堂,这是栗素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她转身离开,从明天起,做好别人的妻子,好在竺峰爱着栗素,也许时间会让她忘掉韩川,谷底的树,注定不开花,只是山谷里还回荡着童年的声音:

  “为什么谷底的树不开花呢?”

  “苯蛋,没有阳光怎么可能开花呢!”

  风吹过,栗素浅笑安然,发资尽乱,誓言就在风中,她听不见,爱情就在眼前,她触不到,花就开在山间,她看不清…

  晓梦蝴蝶,在谷底盘旋。雨悼念的季节,在风中飘斜。梦不可言,梦不可语,梦,似断似续…人不可猜,人不可测,人,无法决择…爱不可说,爱不可得,爱,树下泥色……


本文网址:http://www.yanganmo.cn/sysman/3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